返回书画精英推介馆前厅——进入书画精英推介馆——张伯宁展厅 本展厅已有 人次进入浏览


张伯宁

进入投票支持

艺术家简介

  张伯宁,学名广胜,祖籍四川成都,现籍甘肃靖远人。生于一九三九年二月,大学文化程度,曾任靖远县原第七中学校长等职,现为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会员,白银市书协会员,香港华人文化艺术总会名誉主席。

  张伯宁自幼酷爱书法,一生临池不辍,学书从二王、颜、柳起步,转学赵孟頫,后以“兰亭序”“圣教序”为重点,还临摹了历代诸家名帖。退休之后在魏晋碑帖上潜心较多,以张猛龙、张玄墓志铭相伴,辛勤耕耘,参加中国书协函授班学习时,师承九三学社宫双华先生,先生在书法作业上的批语是“张伯宁同道,习字有所进步,若能更细心的观察,下笔稳重,行笔果断,同时注意轻重变化,你的字就能上一个台阶。”经先生的指教,每临碑帖,他总是精心观察,细心揣摩,神形兼重,书艺日臻上乘。二零一二年又参加了“甘肃省书协第九期书法创作提高班”的学习,开阔了眼界,增长了创作能力。作品在国家、省级、市级书展中获奖三十多次,并入选《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作品集》、《白银市书法美术作品集》、《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五周年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书法集》、《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五周年全国书画作品选集》等多部书法典籍。二零一三年其作品被香港特区文化艺术总会评为“华人文化艺术最高荣誉金紫荆奖”同时评为“终生成就艺术家”,聘任为香港华人文化艺术总会名誉主席。

澄怀观道 宁静致远

——从张伯宁先生书法面貌说开(代序)

  中学阶段就知道北滩中学校长张广胜与兴隆中学校长拓兆府,同被靖远北部推重称道,后从市县书展和册页上看到“伯宁”、“广胜”的签署,才知道先生名讳广胜,字行伯宁。浏览老先生书幅形式,有横幅对联,有扇面斗方,也有立轴条屏。从书体看,除主打行书外,也有行楷、行草,间有隶篆。可谓形式多样,面目纷呈。张老先生书法字迹外圆内方,笔划浑厚,雅致平实,率性自然,与其介直、和善、朴实、乐观的性情和人生态度相关联,正所谓“书如人也”。

  先生自述自幼习书,主线在“二王”一路,也有着传承与创新的正统主张。他在自叙文字中说,传承要“守正用功,取其精华”;创新即所谓“开新”,无疑是指在“入古”、“尚经”后的张显个性。我赞同这样的认识。这与启功先生先“积学”后“突破”说,沈鹏先生“弘扬原创,尊重个性”说,都是一理。说到启功先生,报刊上有人对“启体”有过微辞,认为属“馆阁体”,缺少创新。我则唱反调,“馆阁体”有什么不好,它正是师承经典的正果,而“启体”也不完全是柳字全貌,是得柳字骨格,又衍生黄金格律,自成面目的。难道丢开碑帖、信手涂抹,追求时尚、搞怪求异者就好吗?他们恐怕只会写“自由体”,写不出“馆阁体”吧。一个人的书法面目如何形成,我以为有六个要素不可或缺,作品形象必然会打上原始笔性、临帖取向、生活阅历、学养功夫、个体悟性、审美情趣的烙印。伯宁先生的书法自然也不例外。

  伯宁先生是长于行书的。翻览行书经典,晋二王的《兰亭序》、《二十九日帖》,唐颜真卿的《争座位稿》、宋苏黄米蔡、元赵孟頫、明文徽明、清何绍基的各类册页,便是公认的范本。不仅如此,现在还印行有一些文人学士的墨迹,如欧阳修的《灼艾信》、陆游的《自书诗卷》,浓墨宰相刘墉、淡墨探花王文治的笔迹,都可在书铺中捡到。如果说,行书到二王将实用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从而有了光照千古的以帖学为主的南派行书的话,那么,以碑学为主、又有融合的北派书法也当关注。借此要和甘肃书圈朋友共勉的是,陇上书法的标志性遗存值得关注,一是敦煌写经,二是西狭汉颂隶书,三是武威、天水出土的简牍,四是张芝草书存帖。

  宋人提出过“文以载道”之说,原说文章要表达思想。用在书道上未偿不可,如同哲学上强调的,一定的形式要承载一定的内容,即书法的外在形式要反映有益教化和表达情性的主题。伯宁先生的书法作品有唐诗宋词、名篇佳句的直接记录,更有勤俭、仁爱、和善、刚毅、乐观、忠诚等核心词句,其倡导正统文化、传递“正能量”的主张可见一斑。这样的书册捧读咀嚼起来才有味道、才有意义。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张老书艺的渐趋成熟,也是长期积垫的结果。这也给青少年朋友以启示,要改变书写面貌,且书有所成,是要甘于寂静、持之以恒,下一番功夫的。先生年逾古稀,其书法成就已是可圈可点、可喜可贺的,但他仍然谦逊向学、笔耕不辍,更是难能可贵,让人生敬。

  张伯宁老先生曾有过“澄怀观道,宁静致远”的书幅,或为先生的顺手抄录,我以为恰是他育人德望和书艺境界的写照,也应是书道中人的信守追求。

  伯宁老先生反复强调,作品结集印刷,一是留点指爪,作为生活标志,算作交代,二是自揣拙陋,意在抛砖引玉,求教同仁。过谦了。我们这个古老国度,素有“父作子述”的传统沿袭。在儿孙主导、友人襄助下,先生的书册即将付梓,必然成为启迪教化当下与后来、有益同道学习和交流的存在。愿先生笔体两健,乐享福荣!

  匆匆草记,谨此祝贺先生书法作品集的印行。

                                  张慧中,癸巳初秋于大华堂。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白银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书求正大气象 心尚诚樸仪态

——张伯宁书道人品之诠释

  张伯宁之书法大作即将付梓,邀我作序,我非常喜欢他那沉稳大气、雅俗共赏的书风,因而欣然命笔。

  张伯宁,学名广胜,曾任靖远县原第七中学校长,现为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诗词学会会员。其书艺在白银地区已小有名气,在群众中有一定影响,在书坛亦越来越为人们所赏识。

  张伯宁祖籍四川成都,清乾隆中期先祖均公以经商流徙于黄河之滨之靖远县大庙堡。张伯宁出生于世代农耕之家,其父虽文化不高,但老人家的仁爱诚信、朴实沉稳之处世方式,给伯宁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发蒙之初,就在其父的督教下描红。上学之后,又逢小学老师擅长书法,一手漂亮的板书,以及大楷的影格,使他爱上了书法。从小学一直到师范,每次书展都取得嘉奖。

  张伯宁的书法,以颜柳筑基,以二王立面。颜真卿的忠义之节在他的内心产生共鸣,王羲之躬耕墨池之勤奋,书技潇洒灵秀之风貌,始终激励着他在书学道路上奋进。

  张伯宁书法始于平民阶层,雅俗共赏一直是他不变的美学理想。他雅工楷书,嗜好碑版,于唐代诸家的楷书用力最多,还遍临了苏东坡、赵孟頫 、唐伯虎,沈尹默等大家的墨迹。方紧挹之于颜,圆转取之于褚,灵动仿之于赵。

  张伯宁楷书齐整匀停,用笔正锋居多,唐楷之外,还浸淫赵朴初之书,甚至吸收董其昌某些用笔方法,笔守中锋,崇尚平正沉稳,笔力雄健,字形完美,素为社会各界所珍爱,享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张伯宁擅长行书,以王羲之行书为本,吸纳唐伯虎、赵孟頫行书之技法,把真书的方正和行书的圆奇融汇一体,正所谓“草以圆奇为体、方正为用”;始终坚持“形方笔正”之路。古人云:“气傲皆因经历少,心平只因折磨多。”张伯宁以平正见长的书法风格,是基于书格、人格双重合力的表现。他于人至诚,于业至恒,自幼经历人生百态,面对荣辱甘苦多能泰然处之,心平气和,其中庸之懿德,奠定了他书法之温文尔雅、慢条斯理的基调。用当今一些创新者的眼光看,或可认为其用笔拘谨而少豪放,拖沓而少斩斫,然而在伯宁的书法中,却使我们看到了他对艺术的那份真诚。

  为使书艺更上一层楼,早年曾参加中央书协举办的书法函授班学习,师承九三学社宫双华先生,受益匪浅。去年又参加了甘肃省书协举办的第九期书法创作提高班的学习,聆听了书协领导关于“中国书法史”和“甘肃书法史”的讲解,观摩了知名书法家书写技艺的示范,开阔了眼界,增长了创作能力。作品在国家、省级,市级书展、书赛中,展出、获奖三十多次,并入选《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珍品集》、《白银市书法美术作品集》、《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五周年全国书画作品选集》等多部书法典籍,二 O 一三年 其作品被香港特区文化艺术总会评为“华人文化艺术最高荣誉金紫荆奖”,同时评为“终身成就艺术家”。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愿以此与张伯宁先生共勉!

                                           张克让

                                      二 O 一三年八月二日于金城兰州

                                      ( 作者系甘肃省教育学院副院长 )

圆融臻佳境

苇杭

  亲爱的读者诸君,当我们兴致盎然地读过广胜先生的这本书法集时,你一定会有好多感想。要我说,当然喽,第一是赞颂——“好!不容易啊!”进而,再思忖一番,要说的话,那可就多了。

  我们不妨叩问,在众多学书者的队伍中,哪些人才能深入艺术的堂奥?哪些人才能像璀璨的星辰,高悬于广袤无垠的艺术海空,历久而弥新?这是一个既古老又新鲜的课题,仁者自有仁者见。

  现在,我们有必要对广胜先生的作品,做一番深入的探讨。我可是当仁不让的哟。我以为,广胜先生的成功,在乎“圆融”二字。即人品与书品的圆融。换言之,即做人与书道的圆融,此二者是不可偏一的。笔者于此特别提醒的是——做人,欲成书家,先做好人。一个书家,纵有一支生花妙笔,但如果做人破了底线,终究为世所弃。历史是一面镜子,大家都知道秦桧吧。官儿不小呀,学问也够大,论书法嘛,不见得次于苏黄米蔡,但他残害忠良,便落个千夫所指的下场。须知,名越大,艺愈高,做人则更须检点。古云,一日三省,诚君子之道也。

  现在,我们不妨将广胜先生敲打敲打,看他到底是真金子,还是高丽铜呢?

  说来话长——

  一九五四年,广胜先生同我们一伙有缘人,考入了靖远中学(现靖远一中),数年的同学生涯,最终都见肝见肺的,互识庐山真面目。广胜先生在我的印象中是诚实、谦虚、好学、上进,待人平和而热情,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转瞬间,随初中学业的完成,便各奔东西。同学之谊纯真而珍贵,总还是互相牵挂着呀。以后,得知他师范毕业终身从教。传道授业,为人师表,爱岗敬业,洁廉奉公,精勤不息。终于领一方之风骚,执一校之牛耳。原靖远七中得先生之苦心经营,教风也,学风也,校风也,焕然新貌,口碑鹊起。此间,笔者与广胜先生偶有往来,而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若干年前,我们靖远中学五七级,靖远一中六〇级学友的聚会,广胜先生临池挥毫,四座皆惊。啊,佩服!佩服!有子而为歌曰:

  龙飞凤舞兮,现瑞呈祥;师生雅会兮,顿添荣光;书道无尽兮,层楼更上;意蕴馥郁兮,昭远流长。

  ——我说,这也是圆融——人生与事业的圆融,正业与特长爱好的圆融,耕耘与收获的圆融,苦与甜的圆融。

  进而,就书道自身而论,亦有诸多之圆融——历史与现实之圆融,各种流派风格之圆融,书道与文化背景之圆融,汗水与灵感之圆融;继承与发展之圆融,肯定自我与超越自我之圆融,书内功夫与书外功夫之圆融。就一字而论,有点横竖撇捺之圆融,上下左右中,天地六合之圆融,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圆融,形与意之圆融,骨与肉之圆融,虚与实之圆融,动与静之圆融,放与收之圆融,常与变之圆融,抑扬顿挫之圆融,运墨设色浓淡枯润之圆融,与音乐元素、舞蹈元素之圆融,当仁不让与礼贤下士之圆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就一副作品而论,又有所书内容与布局章法之圆融,所书内容与真草隶篆诸体式选择之圆融。总之,力求内容与形式的高度统一。若还就学书论之,则须明了体用之圆融。体者,理论也;用者,实践也。说白了,即理论与实践的统一。于理论悟之愈精,于实践功夫愈深,则其成就可望乎出类拔萃。风骚独领也。这说不尽,道不完的诸多圆融,正等待着一代代有志于书道之士,去实践,去体悟,去开拓,去创新。路长着哪,肩上的担子还重着哪。这正应了唐代大诗人王昌龄的两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而王维的名句,则更耐人寻味,“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孤”字、那“直”字、那“圆”字,下得何等之贴切!细细体味,则吾等之人生,于煌煌之书道,而不无启迪。广胜老友你说呢?诸位尊贵的读者,我想此刻也定会心有戚戚焉。

  广胜先生退休之后,于书道更是情有独钟,乐此不疲,故而书艺大进。其作品每每令赏书者刮目相看,因而求其墨宝者,亦令先生应接不暇。先生不吝,凡有求者,必满其愿。先生于故里方圆,堪称饱学之士,年头节下书写对联,及有关婚丧嫁娶诸多事宜先生亦乐而相助。先生之人品,正是这样点点滴滴,聚沙成塔,而自成风景。这似乎与高雅空灵的书道无关,非也!这恰恰是书道之根,这也是一个经得住颠扑的书家之正行。

  笔者在行文中反复强调圆融,那么圆融是什么意思呢?在诸缘和合的运动变化中,有正亦有反,换言之,和合之诸缘,总是以“对待”的形式出现的。这犹如“矛和盾”。但在处理矛盾的关系时,决不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而是“相反相成”“相辅相成”“相济相生”。而于患难之境,则更是相濡以沫了。对负面的东西,一个原则是化解,化解,再化解,化而解之,解而化之。所谓正与反,其实它们是一,不是二,是同本同根的。伤此必伤彼,成他己亦成。

  好了。行文至此,笔者,谨以七言八句而收束全文。

  人品书品两圆融,人品更是书品根。

  三尺讲台播慧露,卅年汗水润长松。

  临池不违古贤训,挥毫自有自在春。

  人生至此何求哉,满目青山夕照明。

                                             周玉林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日

                                        (作者系靖远一中高级语文教师)

书如其人

——恩师张广胜先生书法赏析

  刘熙载曰:“书者,如也,如其字,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所谓横竖撇捺可见心性,笔墨方块足现蕴藏。举世文字,惟汉字乃成书法,尽透艺术之精妙,开人心智,舒人胸怀,不可谓与此毫无关碍。魏碑雄浑、颜体端朴,二王搦管兼有风流飘逸体态,苏黄米蔡各具翰墨风雅之姿……笔在手,手连心,心随性,笔墨之道可直抵用笔之人的脾性人心。

  传道授业,恩师张广胜,一生奉献教育,耕耘杏坛,为懵懂学子解惑,四海桃李芬芳。勤苦以奉教育之余,恩师独爱书法之道。多年来,不辍管毫,时时苦练,总以右军墨池故事自勉,终于辑有今日书作成册。恩师少时学书,钟情于楷书的端庄雅正,于是深究各家精粹,师法先贤,揣摩大家。而今古稀之年,笔力不怯,尤精于行楷一路,书法作品追求气势、注重法度、端方不邪。与恩师相交相知有年,其行事风度、笔墨风姿多有幸识见。其人其字,虽不敢空论深澈于心,到底可算是一番见证。又承恩师抬爱,相邀以共成一件文化幸事,学生于此便姑且妄言了。

  恩师性耿介,不好虚言空论之辞,匪作溜须油滑之行,于工作勤恳敬业,于生活品行纯良,待学生以诚以信,教我等以言以行。从教之时,恩师言之谆谆、面命耳提,时常身体力行,以身作则,教人学识,更教人立身。对待工作生活,恩师始终言行如一;对待书法之好,恩师以手写心,以字表心,心性亦然!

  时有所谓书法名家求偏求怪,或书奇形,或作怪笔,博润笔、揽名利;又有所谓新锐艺术求新求快,不事苦练,不究规矩,求速成,逐奇效。每论及此,恩师忧虑在怀。他常讲,书法艺术成就高低,与执笔者天赋、勤奋、学养之余相系。天赋有赖父母,勤奋、学养之类所在自身。古今凡有大成者,谁人不是毫端秃尽终成名。欲求翰墨能动人,且把方砚底磨穿。恩师所言如此,所行亦如此。初学临摹笔贴,冬寒夏热,恩师从未懈怠;已而渐有所悟,则书法千遍,逐步内化融汇;终自成气度,更时时自思自省,以求增补广益。于书法,恩师所持守者不过一道,所精纯者不过一体,所体悟者不过一言;然,一道持守足见执着,一体精纯方能广博,一言之论可当金玉。与求偏求怪、求新求快者相较,恩师之道,仰之弥高。

  恩师所忱者,楷书,以行书见长。于规整严谨中有灵动,于灵动中彰显和谐,较狂飙不羁间更矜持。侍立恩师一旁,观其沉吟下笔,笔画有神,气贯于中;赏其书写之时,游弋于字里行间,笔力跃然纸上,精魂气魄脱颖而出。若以人相类比,恩师之字当如谦谦雅士,可持书卷,能咏文章;又如款款女子,和睦姑嫂,宜室宜家。其字劲健雅逸,诚然与恩师心性契合。以端方清雅心性养淳厚书法,笔下温润隽永又再现心底坦荡无邪。其字与人,大抵相携如斯。

  所谓不骄不躁,刚柔相济,温润如玉,君子德行,是为学生眼中所识恩师之翰墨人生了。

                                            张立杰

                                       二〇一三年七月于西安科技大学

                                      (作者系西安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

 

 

 

后 记

  我与书法结缘始于学龄时期,那时日本刚刚投降,全国还未解放,纸张很贵,大小楷、语数作业本,都是学生按老师的要求装订的,每天一页大楷,一页小楷,没有多余的纸张去练习,如何办?把校院当纸张,树枝当作笔,每天下午课业完成后,练习一小时。在老师的指导下,背写课文,《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老师要求很严,不能写草字。他的示范字、板书以及大楷影格写得很漂亮,使我爱上了书法。在读小学五、六年级时,杜培湧老师(后来是靖远一中的党组书记)是我的班主任,他看到我的小楷写得好,因而把他投给《甘肃日报》等报刊杂志等稿件交给我誊写后再邮寄,使我受益颇多。小学读完考入了中学、师范,凡书法比赛都取得嘉奖。参加教育工作之后,开学初就给校墙上、教室里,写鼓励学习的名言警句,凡过节日就写庆贺对联及标语。农村中婚丧嫁娶,凡请求书写的从不打推辞。还有喜欢字画的农家要求写横幅、中堂、斗方、扇面的,都一一答应,不计报酬。有一次师生下乡秋收,我将笔墨带上,进村后有位老师以嘲讽的口吻说:张校长大笔随身带,谁写纸拿来。话毕果然有人拿来纸张,要我写横幅《毛泽东词沁园春?雪》,消息传开,又来了几位我都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我写字从不管别人如何议论,你说你的,我写我的。这就是一种爱好的执着,一种痴情。退休以后,更是全身心地投入书法事业,征订了《书法报》、《中国书法》等书法杂志,还参加了中国书协举办的书法函授班的学习,以汲取营养。除了临帖创作外,大部分时间,走向社会,为民众服务。撰家谱、家传、家训,书写丧葬文字,如碑文、祭文、挽联、挽词等。我所写碑文祭文的底稿现存二百余份。写出去的各类书法作品已有三、四千副,这些都是分文未取,不图名利,为的是弘扬中华优秀的文化艺术,为的是活跃城乡文化生活。

  书法是国粹,它既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载体,又是中华文化的象征。中国书法史就是一部创新——传承——再创新——再传承周而复始,以至无穷的历史,这部历史已成经典,珍为瑰宝。每个中华儿女都有责传承书法经典,繁荣书法艺术。

  中国书法是书写汉字的艺术,在长期的发展中,形成内涵丰富、博大精深的书法文化。中国书法也是一门独特而神秘的艺术,具有重要的认知、教育、审美和娱乐功能,它以汉字的点画线条为基础,通过汉字的点线组合方式的变化,点线形态的变化和书体的变化,创造出千姿百态、千变万化的汉字艺术形象,并以独特而简便的点线结构方式表达出蕴含其中的深刻哲理和审美价值。同其他艺术形式相比,确实具有极大的优势。正如鲁迅先生所指出的汉文字具三美:“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书法不是诗却有诗的韵味,不是画却有画的美感,不是舞却有舞的节奏,不是歌却有歌的旋律”。中国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形象的艺术。学习书法不仅可以增强人们的民族自豪感,还可以从中获得文学、历史、哲学、文字学、音乐、美术等方面的知识,提高人文素养,陶冶思想情操,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中,书法艺术因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和艺术魅力,深受中华儿女的喜爱,矗立起一座座艺术高峰。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党的文艺方针的指引下,中国书法显现出繁荣兴旺的可喜局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在信息时代,纸笔媒介的使用大大缩减,人们特别是青少年的兴趣爱好和书写习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书法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此必须大力传承、创新书法艺术。首先要做好传承工作,中国书法历史悠久,深远流长。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渐形成和确立了以“二王”及历史书法大家为代表的书法经典(包括书法墨迹、碑、帖和书学论著),这些经典,是书法创作的基本规范,是学习书法的基本教材和宝贵资源,是弘扬书法艺术的根基,传承就是要守正用功,取其精华,挖掘和阐发历史经典,维护书法的基本元素,古为今用、世代绵延。创新就是要适应新形势,研究解决书法发展的新问题。要在崇尚经典的同时,在书法理论,书法作品的内容和形式、风格、技法等方面有新的进步和突破。无论是传承,还是创新都离不开经典,否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书法之于文字、书法之于文学、书法之于学养,贵能入古,期于开新。

  多年来的实践告诉我,群众为什么喜欢我的字,我简单的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是具备可读性,观赏性。书家在汉字书写过程中要发挥艺术的想象力和艺术创造力,从而观赏者可以借助书家的艺术作品感知汉字之美;第二是符合书写的法度。一个杰出的书家必须具有精深娴熟的笔法运用能力和想象独特的造型能力;第三是雅俗共赏。“雅”是书家人文精神的流露,是书家个性修养的综合体现。那种境界深远、蕴涵情趣、自然大方、通俗易懂的才是真正的大雅。王羲之,颜真卿他们的作品流传至今依旧光彩闪耀,深受百姓热爱,无论有无书法常识,有无创作经验都能从中体味美感,获得享受。近七十年的不懈耕耘,我在书法临池中看到了历史的变迁与更替。学会了做人与做事,学会了继承与创新,使我在今后书学道路上有更大的发展和进步。

  在作品收编过程中,我邀请了甘肃省书协副主席、白银市书协主席张慧中同志撰了序言,又 特邀原甘肃省教育学院副院长、靖远一中校长张克让同志做了序,还请了我的同窗周玉林,我的学生张立杰为我的书法写了评论,请关惠宗、关玉林为作品拍摄图片,装裱作品,编排版面。徐晓强同志为我外请几位书画家题字、作画。还有许多关心和促成此书出版的亲朋挚友,恕不一一列举,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致谢!

                                             张伯宁

                                          二 O 一三年八月八日

张伯宁作品交流收藏咨询电话:13893083690

 

翰墨中国网 您是本站第 位浏览者

总编邮箱:byhxq@163.com 编辑邮箱:hmzgw@163.com